• 2010-10-10

    【盗墓笔记之解语花同人】像与不像(下) - [装腔作势写同人]

    版权声明: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
    http://www.blogbus.com/qiu-erjing-logs/77553154.html

    【上】链接地址: http://www.blogbus.com/qiu-erjing-logs/77550436.html

    【中】链接地址:http://www.blogbus.com/qiu-erjing-logs/77552237.html

         在去往成都火车站的路上,我逐渐缓和平复。头脑明晰起来,开始冷静地分析情况。小花说的确实没错,我现在去广西,单身一人,就算放我进去送死,我能救出他们的机会也不大。他们那支队伍真的是高手林立,胖子不不说,闷油瓶也在内,如果被困其中,凭什么我这个软脚虾就能救得了他们?要救出他们,必须找一批跟他们身手不相上下的人,找这种人的功夫一时间是办不到的。

       想到这我把视线从窗外转移回来,看着此时车内的小花竟然斜倚着靠背,盖着外套睡着了。这几天大概他为应急突发状况一直没好好休息吧?车里播放着舒缓的音乐,一听还是首英文歌。因为要急匆匆赶回去,于是换了辆小花平时在成都开的宝马去车站。这小九爷派头果然不一般,在北京就拉风开着跑车,到这里还是留了一手。开就开了,还他妈矫情地放起英文歌。 

       啧,反正还有段时间才能到,顺道也眯一会吧。正当我要换个舒服的姿势时,我发现一只皮夹在我的脚下,我拾起来拍拍一看,里面夹着一张照片。上面是几个没心没肺笑得很傻的小孩子。看仔细点应该是我,秀秀,跟小花。秀秀两只小手把我们统统揽到一起,做了个V字手势。只是那时候小花还是个招贴画一样的女娃娃打扮。 

       我跟他们还照过这样的照片?基本没什么印象了,不过那时候的小花跟这时候的小花真是判若两人。那时候多娇小可人啊!谁知道长大后竟然是个身材挺拔的爷们。咦?看着这张照片上的小花,他脖子上系着一根红绳穿起来的长命锁。怎么这么眼熟?啊……我想到了他这一路上手上拴的红绳子。是因为长大了不好戴,就转而系在手上了吗?还真是珍惜啊。我仔细端详着这块长命锁,突然想到了什么,这张照片上的日期应是他八岁时在长沙拜年时候所照,而这块长命锁——这块长命锁原本是我的!我记起来了! 

       那时候小,自己跟着爷爷他们一起回去拜年,因为我是独孙,我奶奶就额外送给我一块长命锁给我压岁。毕竟那年的我是个小孩,自然一点也不觉得戴着这个土里土气的,反而异常神气的在孩子群中炫耀。那时候被我唤为小花的女孩一脸羡慕地望着我,眼巴巴地直盯着我来回摆弄那块锁。  

       我爷爷就说:“小娃子喜欢就给他吧!”我当然是一百个不愿意,我奶奶送给我压岁的我凭啥给你啊!即便是她呆呆地抠着手指头,我也不会改变心意。 
     
      “吴邪,你要知道你跟他不同,首先大的要让着小的,而且他不像你这么幸福,能随随便便就伸手要得东西。”那时候我爷爷的确是这么跟我说过,只是我那会还小不懂得含义,想必就不会上心。但不知道怎么回事,那块锁最后还是送给了小花。不会是我小时候真的应允她长大后娶她,送的定情物吧?那可就冤大了,要知道后来的她其实是他我得不偿失啊! 

      “看够了?”小花不知道什么时候醒了过来,正用手托腮看着我。
      
      “不、不好意思,没经过你允许擅自打开你的钱包。”我觉得自己跟他在一起只有出糗的份。 
     
      “没什么,反正里面现金不多,卡的密码你也不晓得。” 

      “我根本没这个意思!再说你留着自己小时候扮女孩的照片,还真不是一般的对女装执着啊!有够变态的!”我不满地还击道。 

      “是啊,不过当年还真有人对这个样子的我倾心呢。”他恢复到久违的让我恼火的打哈哈样。 

      “你!”我顿时被气得没好气,忘记了要问他手上的红绳到底是不是当年我送他的那块锁上的。 

      正当我要说些什么的时候,车停了,他打断我刚要准备说话的气氛,“已经到了,我们就自此别过吧。”说完他起身从车里钻了出来。 

       我也从车里出来了,对他说:“接下来你有什么打算?”  

      他伸了个懒腰对我说:“接下来我这边的事情会比较棘手,我要先回解家好好处理一番。你怎么办?还想着去广西吗?”  

      他并没有详细说明自己要干些什么,反而把矛头又转到我这里来,我当然也不能告知他我离开四川后就准备转机飞往潘子那里。“不,不是。我也得回去处理处理我那边棘手的事。”  

      “这样啊……”他若有所思,“那好,送君千里终须一别。再见了,吴邪。”说完他向我伸出了一只手。 

      我也把自己的手伸了出来,“嗯,就此别过。后会有期,解……雨臣。”  

      他突然面容有些抽搐,仿佛动容了一般,清了清嗓子,“谢谢你,吴邪。听到别人再次叫出自己的名字,这种感觉真是久违了。”  

      “不知怎的,当你跟我道别叫出我名字的时候,我心里想的就是你的名字。”于是我俩握了握手,拍了拍肩。 

      我转身步入候车室时,他突然朝我背后说道:“你真的期待我们后会有期吗,吴邪?其实在北京的饭店里我们第一次见面,那时我便认出你来。吴邪你一直没变,你的性格实在太直白了。”我刚想回头跟他辩解他一点也不晓得我,我其实变化很大时,他那头立即又喊道:“不要回头,就这样一直走进去!我们明明可以很相似,甚至可以称兄道弟,怪只怪这个世道太过造化了。”  

      我不语,只是笑了笑,扬起手向身后摆了摆。 

      “解语花”这个名字对其他人来说很霸道,给人一种敬畏感,这名字可以是从小决定为家族摒弃自我的孩子,可以是红极京城的梨园名角,也可以是叱咤风云的老九门中年轻的掌门。但当我叫出他的名字时,我就明白了,对他来说,这三个字仅仅只是一个符号或者代表,他或许宁愿有人能够闲话家常一样,随意呼出他的本名。这是跟他一路走来,我自己一厢情愿认为的。
     

      至于其他,待定吧。

    分享到:

    评论

  • 哦活活虽然事先打了强心剂还是被生生虐到了(捂胸口
    你快去出花邪小说本!!

    红绳各种爱啊小花你个痴情的臭孩子//////
    诶哟我要重看盗7重读小花真情!(P啊